首页 资讯 娱乐 搞笑 体育 乐活 财经 科技 音乐 社会 综合 汽车 影视 网络视频

迈世纪科技 打造网络视频第一网

旗下栏目: 资讯 搞笑 游戏 网络剧 微电影 时尚美妆 旅游 脱口秀 学习考试 小知识 健康养生 动漫 娱乐八卦 汽车

首页 > 网络视频 > 脱口秀 >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来源: | 作者: | 人气: | 发布时间:2020-09-27
摘要:

  曾经以男性为主导的《脱口秀大会》,阐述女性视角、女性价值观的声音正在迅速地进行裂变,与男性视角在同一个战场出现并势均力敌,而曾经将婚姻作为主要议题的女性脱口秀也将内容开始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不只包括女性个体的命运,她们的悲欢离合与起落浮沉,也包括她们感知自我和对生活、对社会的理解与洞察。

  《脱口秀大会3》半决赛六强战播出后,调侃“宇宙的尽头是铁岭”的李雪琴成功出圈了。她开始频频登上热搜,节目里与王建国组的CP也甜出星火燎原之势。25岁,顶着“北大高材生”的光环在舞台上又丧又颓的李雪琴,凭借与生俱来的幽默感与亲和力,以及逻辑清晰且首尾呼应巧妙的文本,为自己的网红生涯迎来了又一次爆红——从初登场即被淘汰,到被复活后越战越勇,再到如鱼得水闯入决赛,李雪琴以一个“圈外人”的身份完成了一段完美的强袭、进阶之路。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与此同时,这届《脱口秀大会3》也火了。 在各种卫视、网络综艺竞相争锋的时代,原本属于小众文化的《脱口秀大会》在同父同母的兄弟《吐槽大会》口碑渐低的时候,也已经略显疲态。明星成员池子与笑果文化的解约,被誉为“脱口秀太后”的思文退赛,在去年拿过多次爆梗王的张博洋第二轮突围赛即被淘汰……种种负面新闻,以及“老将不死,还在拼杀”但持续输出能力却追不上后浪脚步的悲凉,都让这一季的《脱口秀大会》似有风雨飘摇之感。

  然而,新面孔、新表演形式的加持,以及女性视角的更多介入和女性价值观的频繁输出,令《脱口秀大会3》实现了破圈传播,打破了综N代总是一代不如一代的魔咒——第一期节目至今收视率与热度不断增长,微博话题#脱口秀大会#的阅读量已突破51.9亿,讨论次数超652.4万。王勉用音乐脱口秀的形式吐槽现代人的逃避思维成为新一代爆梗王;李雪琴的土味唠嗑让其“后来者居上”;杨笠的针对群体无差别攻击引发两极分化的热评,让她站在风口浪尖上的同时也获得大量拥趸……

  而这一切源于,多元价值观的呈现和多重角度社会话题的解读,以及更丰富的女性表达。

  前两年的《脱口秀大会》,女性脱口秀演员凤毛麟角,只有凭借独立女性人设吐槽婚姻议题的思文一枝独秀,但她讨论的核心大多不离情感、家庭、两性生活话题,通常将目光放在自己的生活和对婚姻的感悟。本季节目中出位的杨笠和颜怡、颜悦姐妹,在上一季中也曾露过脸,却记忆点不高、存在感不强,不曾留下多少辨识度,以工装裤现身为自己贴上“车间一枝花”标签的赵晓卉虽然让人印象深刻,其作品却并不出众。但这一季,她们却令脱口秀大会的舞台焕然一新——杨笠脱胎换骨,不再凹农家女的人设,以犀利的言辞精准投射反映社会对于女性的不公与苛刻;颜怡、颜悦,从婚姻困境、身材焦虑等方面入手配合肢体语言表达人们对女性的刻板印象与种种偏见;赵晓卉抛弃工厂女工的标签用个人经历讽刺作为女性面临的被逼相亲的境遇;跨界出场的李雪琴,则以漫不经心的表演状态,自黑、自嘲以及反讽生活的各种荒谬之处,诸如,网友对她个人的臆测:网红就是学历低?考上北大是因为家庭背景?身为女性为什么一定要被颜值、身材所束缚?谁说结婚就是人生必经之路?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风格各异的女选手们从女性视角出发,将年龄歧视、男性审美、职场差别对待、身材外貌焦虑,以及普遍存在的催婚、刻板印象等等议题,以幽默的语言与独特的个人风格,传达出她们自己的女性态度——可以自黑也会自嘲,但绝不是自我贬低、自我矮化;女脱口秀演员可以是颜怡颜悦那般妆容精致、小鸟依人的女子,也可以是李雪琴这样并不过于重视外表一脸慵懒调侃人生的姑娘;女孩子可以像李雪琴遇到他人刻意组CP大方的接受,也可以像赵晓卉对私信她的粉丝伸出拒绝之手直言“你配不上我”;脱口秀可以是诙谐有深意的,也可以是简单而快乐的。

  她们还可以强势输出自己的价值观:女性有权选择过什么样的生活,更有权摆脱“型塑”为她们带来的枷锁与限制……

  站在“被凝视”的女性角度来观察社会,并用女性独有的特质来大胆表述观点、反驳固化思维,相比从前,《脱口秀大会3》已有所突破,无论是女性脱口秀演员群体的壮大还是话题涉猎范围的扩张。而从那些拒绝男性凝视的女性视角中,人们还能看到作为新时代女性对传统性别观的挑战与反叛:在传统性别观念中,每个时代,社会对女性的规训都大体相同,并为女性群体贴上了一些固有标签,男性往往顺应过往的刻板印象去评价女性,而女性则在被动地满足着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期待。但李雪琴的崛起故事的刷屏打破人们对网红、学霸的惯性思维认定;杨笠的爆红恰巧是她“温柔一刀”的戏谑戳中了另一些社会现实——她对超模身材的描述,应对现实中男性大多无须考虑外貌为自己带来的困扰,而女性都在追求让自己“白瘦幼”的法宝;她对女脱口秀演员从业者为什么少的灵魂发问,是在诉说女性职场的生存困境,无论是脱口秀领域还是脱口秀以外的空间,女性所掌握的话语权都是有限的。

  即便是已看似开放了话题边界的《脱口秀大会3》,依然可以看到社会环境对女性与男性仍存在的双重标准:王勉吐槽“饭圈女孩”,周奇墨抛出女性年龄梗,没有多少女性站出来发表不适,但杨笠针对性地批判了男性的盲目自信就有人将她骂得狗血喷头;小块秀自己作为北京拆二代的优越感,无人感到不当,Norah只是没有掩饰上海土著海归精英的事实,就被评委当众点评有一种压迫感。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脱口秀大会舞台上的男演员们,似乎可以随意吐槽女性虚荣、拜金甚至是女性友谊的不真诚,但,一样批判某些社会现象,杨笠却被指冒犯男性观众和狂收女性红利。这刚好印证这个世界对于女性的苛刻,在同样的评价体系里,人们总是对于女性有更多要求和规则束缚。

  半决赛结束后,当人们还沉浸在第一届脱口秀冠军得主庞博止步于七强踏着忧伤的音乐离场无法自拔时,已有人开始猜测并理性分析今年的冠军得主会是谁?但结果,已然没那么重要。曾经以男性为主导的《脱口秀大会》,阐述女性视角、女性价值观的声音正在迅速地进行裂变,与男性视角在同一个战场出现并势均力敌,而曾经将婚姻作为主要议题的女性脱口秀也将内容开始延伸到更广泛的领域——不只包括女性个体的命运,她们的悲欢离合与起落浮沉,也包括她们感知自我和对生活、对社会的理解与洞察。这个意义,不只是对于脱口秀,也对于整个喜剧圈层。

《脱口秀大会3》:她们,挑战了传统性别观

责任编辑: